首页 > 文章

曝江苏省盐城市盐阜医院骗取国家医保基金多年无人过问

盐阜医院骗取国家医保基金多年被举报 却无人过问!!

2018-05-22 19:06:09 来源: [打印本稿]

  江苏省盐城市盐阜医院一个名叫余泽如的男子发给本网的多封实名举报信,信中余泽如称自己是江苏省盐城市盐阜医院一名管理人员,其在盐城市盐阜医院工作期间,发现江苏省盐城市盐阜医院院长卞德通过伪造虚假住院材料等手段诈骗国家医疗保险金的犯罪事实,并向本网进行实名举报。该举报材料还反映,自2016年8月份以来,余泽如就卞德通过非法手段骗取国家医疗保险基金的犯罪事实曾先后五次向江苏省盐城市医疗保险基金中心、盐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等有关部门进行过实名举报,但直至今日有关部门仍没给出合理的回复。

  余泽如向本网举报,他与合伙人林澎等人因业务需要与盐城盐阜医院法人卞德签订了一份“盐城盐阜医院目标责任制委托经营合同书”,约定自2014年1月1日起,卞德将盐阜医院交由他们全面经营管理,合同中还明确规定了双方合作经营的责权利等事项。根据双方协议,2014年1月1日,余泽如、林澎等合伙人向卞德要求接管医院人事和财务管理权,然而卞德却以多种理由进行推诿,始终不予办理交接手续,特别是财务权。直到2014年5月底,才将财务进行交接。在与卞德对账的过程中,余泽如、林澎等人发现盐阜医院在财务方面的诸多问题,从中列举如下:

  1、一个特殊的《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2014卞德向余泽如移交了一个《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该表清楚的记录了应还病人欠款的名单和详细款项。卞德告诉他们说这是2012-2013年一些老病人、关系户住院记账的存款。

  余泽如等人匪夷所思,只听说病人逃医药费的事,还从没听说会有医院欠病人钱的事。由于该款数额巨大,对此,他们向卞德表示不能理解更不能接受。后余泽如等通过对财务进行审核统计后发现,从2012年到2014年的5月份,涉及记账病人的多达4174人次,计费总额高达1200多万元。更让余泽如他们不解的是:《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中反映的病人入账资金到底从何而来?账中体现的病人支出(例如:中药费、西药费、X光等)为何不在住院期间消费了,而是分多次支走呢?为了弄清事实真相,余泽如、林澎等人按《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提供的“特殊病人”的名单进行多方查证有了更大的发现,在《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中记录的这些 “特殊病人”,主要集中在盐阜医院一病区、三病区,大部分是挂床(没有住院)的病人和部分小病大治的病人!

  对于《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所提到的病人存款问题,卞德给余泽如、林澎团队的解释是这样的:“该笔费用是“特殊病人”在医院的存帐,是病人住院期间,医保统筹拨付病人未领取而存在医院里的钱”。从卞德的解释中不难理解,那就是病人出院后,盐阜医院还欠病人的住院费(经调查发现,这些记账存款是盐阜医院内部对非实际住院治疗病人、小病大治病人的一种利益分配,是病人“住院”期间,应分配给病人而病人没有及时领取的钱)。

  盐阜医院再以多种形式将这些欠款进行兑现【兑现流程是:由盐阜医院为病人开具记账单,凭该记账单病人可以:1、集中到药房拿药(由专人负责销售到农村诊所);2、用记账单到远馨药房兑换保健品或其他的日用品;3、用记账单到盐阜医院药房兑换药品;4、用记账单到登云超市购买商品;5、用记账单登云超市充话费】,卞德就是通过这些形式将钱款返给“特殊病人”。从这个《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他们判定:卞德在骗取医保统筹支付资金。而这个《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就是卞德骗保的重要证据。

  2、一张特批的住院发票

  在对账中,余泽如等还发现一个编号为114090100019的盐阜医院住院发票,该发票清晰地记录了病人郭金祥在2014年8月25至2014年9月1日住院的情况。发票上还有人手写的一段文字说明:“卞院长熟人,同意给病人用5728.50元,王护士长执行。”“再用5000,卞。”等签字手迹;另有一张9月4日手写的记账小票上赫然显示了支出治疗费的金额为5000元。这张特殊的住院发票和记账小票着实让人费解,既然病人已经出院怎么还会产生治疗费用呢?而且是出院后再使用住院期间的费用。作为卞德在根本不确定病人病情的情况下,他又凭借什么就能直接确定治疗费用的多少呢?即便如此,卞德也不能因为是自己的熟人就可以把国家的医保基金随意使用。这恰恰证明了卞德在违规操控着医保基金的使用。

  图片11.png

  (图为编号114090100019的盐阜医院住院发票及小票)

  3、一份缩水的电子版的明细清单

  2014年5月在余泽如等人再次向卞德提出财务交接,卞德前妻鲍建华(盐阜医院出纳)不得己才将一份电子版的明细清单的交于他们。债务移交时,卞德交代截止到2013年12月31日止尚欠病人款项555536.00元(附卞德字据一份)。可是余泽如及财务人员通过对卞德移交的《特殊病人收支统计表》审核统计发现,截止到2013年12月31日,盐阜医院待支付给病人的费用是123万元,这中间有近70万元的差额又去了哪里呢?面对如此混乱的财务账目,余泽如与财务人员为了弄清真相进行了深入调查,通过调查发现:原来,卞德为了消减这些所谓的外债,逃避责任,在2014年1月-5月之间,以协助余泽如、林澎的管理团队顺利开展工作为借口,继续采用空挂、或小病大治病人,制造假病例,以瞒天过海手段平掉了所欠病人债务70多万元。这其中涉及的病人在电子版的明细清单里记录的十分清楚,共523人次,病人按享受医保待遇不同(分为居民、在职职工、退休职工)分别按1000元、1300元和1500元三个等级记账,涉及套取医保资金126万元。

  这份本该是120多万元现在只有了55万元的缩水的明细清单便是卞德骗取医保基金的又一铁证!

  对于卞德如此胆大造假骗保的行为,余泽如、林澎等人非常的惊讶,但更多的还是后怕,他们担心有一天卞德骗保罪行一旦“东窗事发”,自己受到牵连。而恰在这时,一个知情人口中说出的一番话更让他们仿佛陷入了冰窟,卞德曾担任过盐城市的政协委员,就是因为医保的事被免去了政协委员的资格。出于自身安全和医院利益的考虑,他们就此事多次找到卞德进行规劝,让其停止犯罪行为。让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卞德不仅不听他们的忠告,还叫嚣说自己上层有关系,对他们实施打击报复。

  从2015年3月份开始(春节过后)卞德把林澎的财务权限架空,并借故撤销了林澎的总经理、经营院长职务,自己任命自己为盐阜医院院长,全面接管医院的管理。看到卞德并无悔改之心,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几近疯狂的行为。无奈之下,他们只得于2016年的1月20日,由林澎出面以书信形式向卞德提出终止合同。但,没能得到卞德的答复。在正义和良知的感召下,为了制止卞德的骗保行为,让国家的财产不受损失,他们决定对卞德骗保的行为进行举报。

  自2016年8月份以来,余泽如就卞德通过非法手段骗取国家医疗保险金的犯罪事实曾先后五次向江苏省盐城市医疗保险基金中心、盐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等有关部门进行过实名举报,但,不知为什么,直至今日有关部门仍没给出合理的回复。

备注:转载仅为传播信息,法律责任由原创者承担!